这部超级畅销的言情小说,远远不是情爱这么简

这部超级畅销的言情小说,远远不是情爱这么简

时间:2020-03-24 05:0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今天我们来聊一波史上最经典的畅销小说。

很多年里,Gone with the wind,早年电影翻译做《乱世佳人》、现在小说叫做《飘》的这部,一度是美国畅销小说销售史上的冠军。

玛格丽特米切尔,翻阅大量南北战争历史文书,写了这出郝思嘉、艾希礼、媚兰、白瑞德的半生悲剧。

《飘》畅销,因为在文艺的厚重,和可读的情节之间,找到了最好的平衡点。

有情感纠葛,有人物性格,有历史风味,有战争风云,每一个畅销的因素书中都有,并且丝毫不乱、不硬植入,而是有机的、自然的。

顺其自然又惊心动魄。

离奇与禁忌

白瑞德见郝思嘉的第一面,她在气势汹汹向艾希礼表白,当天,还是艾希礼和媚兰宣布订婚的儿子。

郝思嘉很快嫁给媚兰的弟弟,姐夫和弟妹的关系,是亲人更是禁忌。

亚特兰大战火连天,白瑞德来护送郝思嘉,她怀着别人的遗腹子。

郝思嘉为了捍卫她亲爱的塔兰庄园,为了捍卫父亲热爱的红土地,母亲和嬷嬷心心念念的棉花,从妹妹手里抢来妹夫。

要单纯画一条人物关系线,这个故事很“乱”,撕得很凶残,充满了禁忌的危险和压抑的悲欢。

感情似乎非常不伦,没有哪一项是“正确的”、光明正大的,可是小说里写出来以后,你就明白,所有的惦念都洁白而热烈。

概括起来很离奇、很禁忌,可掰开了细节来看,又都很入情入理,这才是一部好的传奇,应该有的品相。

美人与遗憾

《飘》里的每一个人都很让人着迷。

艾希礼是南方绅士,他斯文有礼说的欧洲,他文质彬彬的十二棵橡树,他所代表的传统老南方的礼仪,足以对抗所有“美国太新太没文化”的偏见。虽然在时代变局里他跟不上趟,但他就连当俘虏,都让人觉得,在竭力保存自己的体面。

白瑞德则恰好相反,是所有动荡不安的危险和刺激,野心和欲望。

媚兰则是罕见的“褒义”的圣母,肢体柔弱但内心强大,可以融化所有塑料花情谊的,那种真正的好姐妹。